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皇极至尊 第三百一十二章 落井下石

发布时间:2019-10-21 15:16:19

皇极至尊 第三百一十二章 落井下石

肖亭良瞪大眼睛,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吴王,只是冲撞了大汉官员而已,至于给削去爵位这么重的惩罚吗?

跟以往相比,他这回犯的错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国君老哥每次都会原谅自己,而起主动帮助他善后,为什么今天会一改常态。

在他看来,贬为庶民比杀了自己还严重,以后非但不能欺负别人了,反而会被那些欺负过的人报仇,没了贵族头衔,又被逐出宗族,简直是死路一条。

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远处那些围观的人里面,有不少都在摩拳擦掌,恨不得分分钟冲上来揍他。

他冲着王兄挤眉弄眼,但对方无视他的存在,继续道:“其他人等

,一律按国法严办,罪加一等!”

吴王宣布完对弟弟和驿丞处罚,马上换了一副面孔,笑着对叶云扬说:“南山郡公,都是本王治无方,致使您在吴国受到不公平待遇,本王代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向您道歉。”

叶云扬哼道:“看在吴王殿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他们计较了。”

吴王见他没有不依不饶,暗中长出一口气,说:“南山郡公少年英才,年纪轻轻就得到皇帝和太子的重用,又是征南战役的头功,今日来到吴国,本王欲设国宴,请叶郡公务必赏光,给本国一个向您陪你道歉的机会。”нéiУāпGê一章节已更新

一国之君盛情邀请,很少会有人拒绝。

吴王已经在对着丞相使眼色,意思是一定要按照最高的规格摆国宴,把这位南山郡公招待好,再准备一份丰厚的礼物,老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吃完喝完拿完,他还好意思提削藩的事情吗?

丞相会意,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可是,叶云扬语气不冷不热的说:“吃饭就算了,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本官一点儿食欲都没有,吴王殿已经惩治了犯人,本官十分满意,这件事我会如实的禀报给皇帝。因为有要务在身,本官不便在此地久留,就此告别。”

“南山郡公,您别急着走啊,给本王一个机会……”吴王上前一步,但叶云扬很不给面子,自顾的登上马车,一头钻进车厢。

吴王保持着一只手前伸的姿势,陈世莱很有眼色,伸手拽住骏马的?头,马车随即启动,在吴王等人惊诧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世上竟然有这么不给面子的人?

直至马车走远,吴王才回过神儿来,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丞相。

丞相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位南山郡公的谱儿太大了吧,当着文武百官和一众百姓的面,国君亲自相邀,他竟然一口回绝,并且不留任何余地,说走就走。

“驾!”陈世莱一挥马鞭,骏马扬起四蹄开始加速。

围观的百姓嘘声四起,饶是吴王脸皮够厚,也闹了个大红脸,肖亭良开始大喊大叫:“王兄,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跟他起冲突了吧,他那么嚣张……”

“闭嘴!”吴王喝断他的话,厉声道:“你一个平民,有什么资格跟寡人称兄道弟,还不快滚,难道想跟驿丞一起赴断头台吗?”

肖亭良见吴王不是开玩笑,趁着百姓中的仇人还没有对自己拳脚相向,赶紧抱着脑袋跑了。

“都散了吧,喧闹宫门成何体统!”太尉厉声喝道。

百姓们一哄而散,吴王压着胸中的火气问丞相:“姓叶的小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丞相眉头深锁,说:“本官也有点儿糊涂了,如果他是来针对您的,干嘛要轻易的放过肖亭良?可要是说不是针对咱们,何必大张旗鼓的来宫门前闹事?”

太尉有些不耐烦的说:“很明显,他只是途径吴国,恰巧被肖亭良碰上,加上驿丞刻意为难,人家咽不这口气,所以把他们全给揍了。正因为此行跟吴国无关,为了不给自己制造麻烦,故意做出一副很强硬的样子,来到这里兴师问罪,他的目的达到了,当然会选择马上离开,免得横生事端。”

什么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军人出身的太尉大人完美的进行了诠释,反倒是以智慧著称的吴王和丞相,由于先入为主的想法作祟,所以没能想明白。

“对啊,我们被自己先入为主的想法给骗了。”吴王气呼呼的说:“一听到叶云扬这三个字,不由自主的往削藩方面靠拢,往乔国东平国的凄惨场上想,以至于失去了原本的判断力,加上他抓了驿丞和良城公,我们自然而然的认为他是故意找茬,然后在气势上落了风。”

丞相恍然大悟:“驿丞和肖亭良对他不敬,虽然刻意成为发难的借口,但距离削藩的借口还远呢!他之所以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迷惑我们,殿在不知情的情况重办一干人等,他是怕咱们回过神来儿,所以选择马上离开,我们上当了。”

吴王怒道:“可恶的叶云扬,竟然将寡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过分!”

太尉小心翼翼的说:“殿,刚才您的判决还作数吗?”

吴王刚要说话,丞相赶在前面说:“当然作数,殿一言九鼎,而且是当着众百姓的面说出来的话,一旦食言,国君的威严将不复存在。”

他生怕国君恢复肖亭良的爵位,作为仇人,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发生。

吴王心里不爽,却不得不表示赞同:“丞相说的对,寡人一言九鼎,决不可在百姓面前食言。至于肖亭良,寡人早就想重办他,被削去爵位完全是咎由自取。”

但他话锋一转:“可是,今天的事情寡人丢尽了脸面,待这件事在传扬出去,人们会说寡人害怕他叶云扬,整个吴国都将颜面尽失,二位大人可有良策?”

太尉两手一摊,玩儿智谋本就不是他的专业,丞相眼珠子一转,狞笑道:“微臣倒是有个主意,一定能帮殿报仇,只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除非你答应一件事,这个计划才能成功。”

吴王见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压低声音说:“此地人多眼杂,二位大人随寡人进宫详谈。”

马车顺利奔出东城门,朝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陈世莱回头说:“公子,您真是神了,连一国之君都对您毕恭毕敬,跟在您的身边,让我觉得倍有面子。”

叶云扬淡淡一笑,说:“吴王之所以那么客气,是因为咱们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为什么选择马上离开,而不是留来吃他的国宴,原因很简单,时间长了他会想明白一切,到那时就不会对咱们这么客气了。”

陈世莱点头:“公子英明。”

这算得上搂草打兔子,相信很多人都在猜测叶云扬此行的目的,包括大秦的奸细,虽然皇帝旨保密,但没人敢保证此事不被泄露。没来由的对吴国发难,会让人以为他执行的是削藩命令,最起码在短时间里,会起到迷惑敌人的作用。

吴王等人回到宫殿,挥退宫女和太监,大殿里只剩君臣三人。

吴王有些迫不及待,丞相不急不慢的说:“殿,刚才的事情让您丢了面子,您想找回面子,对吗?”

吴王点头。

丞相满脸深意,又问:“那您只是想教训姓叶的,还是让他彻底闭嘴?”

吴王眼睛一瞪,心里开始盘算。

如果只是教训叶云扬一顿,面子是找回来了,可以后呢?姓叶的小子深得皇帝和太子的宠信,至少在他们父子当政的数年中,他都有机会报复吴国,加上皇帝父子本就是削藩的忠实执行者,吴国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认为之前的仇要么不报,要报就得彻底一些。

他深吸一口气,说:“寡人要让他彻底闭嘴,他死了,推恩令的推行会受到影响,也是为其他诸侯国谋福祉。只是,如何才能做到既把人杀了,跟寡人和吴国没有任何关系,请丞相大人直言。”

丞相摸了摸巴上的胡子,冷笑道:“简单,还是那句话,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

吴王问:“孩子指的是谁?”

丞相回答:“被削去爵位的良城公肖亭良。”

吴王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

“没错!”丞相狞笑,道:“反正他已经被您当众削去爵位,而且被逐出宗族,也就是说接来不管他做什么,都跟吴国王室没有丝毫关系。我们正好可以借此良机,派人杀掉叶云扬,然后让肖亭良背这个黑锅,他自杀以谢天,您不用担心会被引火烧身。”

太尉眼睛一亮,说:“对啊,因为叶云扬的状告,肖亭良被您削爵和除籍,他正处在气头上,派手杀人泄愤是很合理的。”

吴王眉头紧皱,不管怎样肖亭良都是自己的弟弟。

丞相见他拿不定主意,冷声说:“所以啊,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殿在兄弟和报仇之间,只能做出一个选择。如果是我的话,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因为这个兄弟实在是太不像话,谁敢保证他日后不会成为皇帝削藩吴国的借口?”

丞相跟肖亭良有仇,所以会落井石。

太尉跟丞相是一伙儿的,帮着他说话:“是啊殿,肖亭良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吴国的安危,日后皇帝派人来削藩,肯定会拿他作为切入点。他今天能惹小麻烦,明天就有肯能惹滔天大祸,临死前能为吴国做点儿贡献,也不枉费您这多年来对他的优待。”

听了两名大臣的分析,吴王心一横:“就照你们说的做,为保万无一失,寡人决定派出太师大人亲自动手,他是通渊境武者,收拾叶云扬主仆二人是手到擒来。”

“殿英明。”

铜川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本溪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揭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铜川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本溪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中药治疗脑梗

突发性脑梗塞

治疗脑梗最好的药

脑梗看哪科

急性腹泻种类和原因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治疗急性腹泻药物

家庭常备药有哪些

什么中药可治手足麻木

有风湿骨痛能吃人参吗

治风湿骨痛的老偏方

手足麻木小药方

冠心病心绞痛吃什么药最好

心绞痛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冠心病饮食应多吃什么食物

冠心病用什么中药

怎样判断是不是风湿骨痛
脚风湿消肿止痛用什么药好
风湿关节肌肉酸痛有什么药
筋骨疼痛常吃哪些食物
筋骨疼痛使用活络油效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