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一生相伴文学路敢为人民鼓与呼记当代著名文

发布时间:2019-11-08 14:41:30

一生相伴文学路 敢为人民鼓与呼——记当代著名文学家王萌鲜

王萌鲜,男,汉族,中共党员,1937年6月生于甘肃省金川区白家嘴村二组一个书香之家,祖父、曾祖父系前清秀才,受家庭影响,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新式教育。1953年考入武威一中,1958年因肺结核休学一年。1960年考入兰大本科,就读汉语言文学系。1965年毕业后分配到中宣部下属单位中国文联电影家协会工作。1972年1月,调回永昌县文教局工作。1974年调入永昌县委宣传部工作。1975年因本人要求调回永昌县文化馆从事文学艺术创作。1986年,成立金昌市文联,任文联副主席。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系永昌县第八、九、十届人大常委、金昌市第二、三、四届人大代表,金昌市第二届政协委员,甘肃省文联第二届委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甘肃作家协会小说创作委员会委员,金昌市文联副主席,金昌市作家协会主席。

一生相伴文学路

王萌鲜老师1965年兰州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和雷达(当今中国文坛著名文学评论家)一起被分配到北京中国文联,在中国电影家协会当。期间他接触到了许多驰名文坛的大家、名家。1966年9月-1969年7月,被借调到文化部简报组。1969年7月到团泊洼“五七”干校。在这里结识了诗人郭小川等诸多名作家,并和同学雷达住在阳翰笙的小楼里,在中央首长审查《沙家浜》等京剧时,有幸近距离见过周总理,得到学者名流的赞赏、指导和教诲,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回忆。1980年,中国作协中央文学讲习所(现今的鲁迅文学院)恢复,举办学习班,王萌鲜老师被甘肃作协推荐去学习,本期学习班会聚了当时全国各省较有实力的优秀作者32人,基本是一省一人,王老师有幸和蒋子龙、王安忆、张抗抗、叶辛、陈世旭等同学,聆听周扬、丁玲这些文学大师们的讲座。先生们渊博的学识、高深的修养和严谨的治学风范,令他如沐春风,使他此后的创作得以发轫于一个较高的起点。

“我的理想是当作家。”王萌鲜从小就有写作的天赋,上小学四年级时他在写《我的理想》一篇命题作文时,就自命不凡地写道:“我的理想是当作家。”初高中阶段在武威一中上学时,即开始在《甘肃农报》、《甘肃》、甘肃省作协刊物《龙花》上发表诗词十几篇。从1954年至今,王先生濡笔和墨,浩然长歌,写尽了人世沧桑。他的著作中

,小说成就最大,代表作有短篇《叶落无声》、《白雪》、《山里人》、《九月》、《南妈妈》等,中篇有《青烟从古城墙下升起》,《东边日出西边雨》等,长篇有《骊靬书》、《神矢》。短篇《叶落无声》、《白雪》等为他的扛鼎之作,《光明》、《文艺报》相继发表署名文章,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是当时中国写农村题材最优秀短篇小说之一。此外,他还创作了大量的文学剧本,代表作有:陇剧《就走这条路》、小话剧《为了明天》、小歌剧《第二小分队》等。这些剧作先后在省内外剧团编演,被评为甘肃省优秀剧本创作奖,并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赏读王先生大气包举的小说创作集《王萌鲜小说选》、《神矢》,既可领略其中流露的“中国文人之忠爱情操,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之高风亮节”,又可从中探知半世纪广阔而深邃的“活的历史”。

1983年7月,王萌鲜老师参加中国作家协会,成为当时甘肃为数不多的中国作协会员之一。也是金昌市第一个加入了中国作协的会员。

“有志者,事竟成。”综其60余年的创作生涯, 200多万字的文艺作品,使先生最终圆梦文学,成为当今陇原大地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不仅和赵燕翼等诸作家被誉为陇上四杰,而且在全国文坛也有了一席之地,不愧为龙首山下一代文学名家。

敢为人民鼓与呼

出于深厚的对于黎庶的真实关切,他说,“在笔下,我最为关注的是农民。我生在农村,从小在农村长大,我目睹了甚至亲身体验了农民的实际生活状况。他们勤劳、纯朴、真诚、憨厚,我深深尊敬他们,对他们有着血肉亲情般的爱。他们在中国应该是最值得大写的人”,“我用我的拙笔,深情地写他们的悲、欢、离、合,为他们唱赞歌,为他们发出呼唤,为他们抒发不平。”如此情怀,就决定了他一生与人民同呼吸,为人民鼓与呼的创作行为准则。他的作品,始终在关注社会“痛点”,始终以敏锐的眼光审视着中国西部农村社会的变迁,以知识分子一颗充满良知和道义的心,写出了一部部现实主义色彩浓厚的中短篇小说,尤以控诉十年“文革”,反映“文革”中农村的贫穷面目和农民的愚昧无知,揭示人性的弱点,讴歌善良、诚实和勤劳为甚。像短篇小说《叶落无声》《白雪》《山里人》《九月》《南妈妈》等,中篇《青烟从古城墙下升起》《东边日出西边雨》等。其中最得意的著作是《叶落无声》,共计17000字,该文针砭时弊,针对四人帮的极左路线,反映基层人民群众默默无声的反抗,折射出极大的群众力量,闪烁着与时俱进的文学思想。这篇作品在当时的《甘肃文艺》发表后,立刻引起了全国范围内的强烈反响。不久,时称《文艺报》四大金刚之一的评论家刘锡成即在《文艺报》撰文,把《叶落无声》和高晓生的《陈奂生上城》等几篇为数不多、在全国引起轰动的小说相提并论,给予高度评价。在评论中,他这样写道:“无可否认,这一批文艺作品无论在思想或艺术方面,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有的甚至突破了文革以前农村题材文学创作的水平。”随后,这篇评论还被《光明》转载,引起更大的反响。

为揭秘骊靬古城由来,挖掘骊靬文化在永昌未来潜在的价值,1994年开始,他投入到骊靬历史文化的研究当中。经过数年的不解探寻和努力,王萌鲜先后在《甘肃》《大众》《驼铃》《金昌》《骊靬》等报刊发表论文十余篇、有《骊靬—千古之谜解》《关于骊靬的几个问题》《一批古罗马军人在永昌落户记》《骊靬戎—卢水胡—娘娘坟 》《汉简证明:骊靬县为骊靬降人而设》《王萌鲜说骊靬》等。特别是他的长篇纪实文学(骊靬书—一支古罗马军团的最后归宿》,1994年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后,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法国《欧洲时报》全文连载受到西方文化界的关注,有作家将它改编成电视剧、电影和歌剧。王萌鲜也因此而成为骊靬研究的领军人物。他的研究成果对于探明了骊靬历史渊源,为新时期发展骊靬旅游文化,加快永昌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地推动作用。

作为人大代表,他认为自己应该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为民众说话,反映民众的要求和意愿,反映民生疾苦而履职尽责。他积极参与县上的文化公益服务,多次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建言献计。在县城文化广场、北海子景区、骊靬城、骊靬大道等项目建设中,他几乎全程参与。1986年,永昌县政府打算将北海子卖给金川公司,王萌鲜向当时县委主要领导积极谏言,成功地保护了北海子非物质文化遗产。进入新世纪,他不顾年事已高,登焉支、上武当,跋山涉水,静思凝神,挥笔著文,著碑记、赋颂词、写说明、书赞语,呕心沥血,竭诚奉献。两年时间写作辞赋碑记等40余篇,《永昌赋》《红山赋》《武当颂》《红山联》等脍炙人口的作品读来荡气回肠。

作为文化界领军人物,他将“扶掖后生,培养文艺新人”视为他义不容辞的职责而无私奉献自己的才干和力量。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他先后在永昌县文化馆文学学习班担任主讲,每次讲座都有七八十人参加。同时,他对文艺青年进行个别辅导,帮助他们修改稿子,数十年如一日,由他修改推荐在省级刊物发表业余作者的作品近百篇。在他的感召和指导下,一大批青年才俊拔尖而出,一支支青年文学队伍在永昌城乡、各行业中成长起来。他们大多都成为后来永昌文化事业建设的骨干。仅加入甘肃作家协会的会员就有19人,有多人都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而蜚声金昌文坛。他的早期学生何登焕,最终成长为永昌民俗文化的专家;张弛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了闻名全国的作家,任甘肃省作协副主席。

高尔基曾经说过:“知识分子是人民的良心。”王萌鲜作为当代现实主义文学家,他将目光与笔触投诸现实生活,真实记录同时代人民的生活经验与社会运行轨迹,用直面正视去描写困难、超越苦难,不亢世亦不阿世,在社会变迁的大时代抚慰激励每一个读者,伴随其60多年的文艺创作实践,不仅是滋养文艺之树枝繁叶茂的精神养料,亦是联结社会生活与文艺创作的共振器。“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当前,我们这些身处新时代的后辈们,应该响应时代召唤,应该以王萌鲜为代表的优秀前辈家乡人为榜样,积极投身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火热社会实践中,勇敢扛起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一岁宝宝吃什么好消化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肠道感染

远大医药立可安功效与作用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便利妥纸尿裤有几种型号

老人咳嗽漏尿怎么处理

成人护理垫价格是多少

成人护理垫哪里有卖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