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有妖气客栈 第八十三章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1:57

有妖气客栈 第八十三章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

“坐庄?”余生顿住了。

周九章告诉余生,所谓坐庄是城主提出的处理城内琐事的法子。

四大家四年一届轮换主持扬州城俗务,今年正好是庄家。

“庄子生正不知恨谁呢,你们别撞上去。”周九章告诫道。

“城主真行,”余生说,“居然找出这么一个偷懒法子。”

“有只苍蝇。”清姨说着,一巴掌拍在余生后脑勺上。

“轻点,我又不是苍蝇。”余生揉着痛处,对周九章道:“凭什么是四大家?”

“因为四大家每年向城主府上缴很多钱。”周九章说。

“嗬,这城主还是个贪财的。”余生话音刚落,后脑勺又与巴掌相逢。

清姨眨眼,“刚苍蝇又回来了。”

“拍死了?”

“或许死了。”

余生信了,继续对周九章说:“放心,咱是文明人,不动手。”

“耍嘴皮子骂街?这适合你。”周九章说。

“幼稚,咱动的是刀。”余生见他们被镇住了,方又道:“动菜刀,从厨艺上斗败蔡家赏心楼。”

白高兴眸子一亮,“这主意不错,赏心楼招牌是碧涧羹和河祗粥,咱拿什么压他?”

他们对于余生厨艺不担心,只是好奇的很。

“我这粥可厉害了。”余生把系统请出来,思索着做什么粥好。

“然后呢?”众人追问,即便清姨也好奇的看他。

“给你们点儿时间,好有个心理准备。”余生没挑好,只能这么敷衍。

众人怒目而视,在目商给余生一个教训时,余生及时道:“有了。”

他对众人道:“这粥名为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亦被称为天长地久不老长春粥。”

众人被唬住了,“好霸气的名字。”白高兴惊讶的合不拢嘴。

系统菜谱中当然不会有这种名字的粥,它只是余生随便起的。

不过究竟做什么粥,他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

不过菜谱兑换出来得三日后,余生于是让白高兴找里正借辆驴车后,让其他人又各自忙去了。

余生自己被清姨拉了壮丁。他们上到三楼,余生帮着清姨布置屋子。

“把青瓷摆在外面桌子上。”清姨说。

在阁楼外的长廊上摆着一张精致的木桌,上面有鱼跃龙门的图案。

余生听老爷子埋怨过,说余生出生之前,他们俩常在桌子上对酌,赏花赏月赏雨。

后来余生出生后,成三人在阁楼之上,然后听风听雨听余生了。

当然,现在余生仔细想来,老爷子嘴里的“赏雨”不一定真是雨。

把青瓷摆在桌子上,觉着单调的余生“噔噔噔”跑下楼。

清姨不解,以为这小子偷懒去了。

谁知一刻钟后余生又跑回来,手里捧着一把姹紫嫣红的鲜花,二话不说插在青瓷花瓶里。

本来千峰翠色而柔腻,摆在桌子上颇为淡雅的青瓷,立刻不伦不类起来。

余生却甚为满意,“不错,不错。”

清姨只能一笑置之。

晌午已过,阳光渐渐缓和。

湖面上的风徐徐吹来,让屋檐上的铃铛清脆作响。

余生趴在栏杆上向南望。

天空很蓝,偶尔一朵浮云如白衣,在舒卷之间飘来,在湖面上投下影子,斯须改变成苍狗。

湖近处有芦苇,有鸟儿出没栖息。

一片安详静谧之中,目光边际,云影遮盖之下忽有一条大鱼破水而出。

鱼身体成纺锤形,很大,余生站在很远的地方也看的分明。

它跃起水面很高,黝黑的身体挂在天上,让余生觉着它再努把力能碰到白云。

“快看。”余生招呼小姨妈。

清姨回头,正好见到大鱼砸在水面上,溅起白色水花。

小姨妈怔怔望着那朵白云,见它慢慢淡作轻烟的飘过湖面,飘在客栈上空,然后被一阵风吹散。

“那是头淫鱼。”良久后,清姨才告诉余生,“好音律

有妖气客栈  第八十三章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

,曾有瓠巴鼓琴,淫鱼乘波听,踊跃自浮沉之说。”

余生知道瓠巴,一位琴艺高超的琴师,传言将入琴仙之列。

只是后来数百年不再为人所知,传言他到海外仙山进修去了。

“淫鱼方才跃起来,莫非是听到了什么天外之音?”余生疑惑。

“或许吧。”清姨也有些疑惑。

她望了望云来的方向,又看了看趴在栏杆上的余生,最后摇了摇头。

余生看腻了湖上风景,又把目光移到了荒野、西山和大道上。

老贺在放羊,白羊漫过大道两旁。

在石桥上游有人,余生定睛一看是小孙子,正要喊这小子回去,见有一人戴着斗笠陪在他身旁。

他们两个在钓鱼,小孙子笑声在楼上就能听到,余生因此没再管他。

镇子的田野上,金黄的稻子在纯净的阳光里翻滚。

“不足五天就要割稻子了,看来选择三天后找赏心楼的麻烦很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清姨指着金色稻田,“让我来数数,这一块,那一块,还有这一块。”

她看着余生,“就这几块长草的田,你准备忙什么?”

余生尴尬一笑,这几块全是客栈的。

“等下雨了我种豆子。”余生说。

只是不知为何,今年迟迟不见下雨,河面下降快到底了。

“若再不下雨,水车都用不上,只能取湖里的水了。”余生看着河上的水车,它已经有气无力了。

小白狐把鹅和鸭子赶到了河里,它们懒洋洋浮在水面上,似乎也对这小溪流不感兴趣。

清姨也皱眉,“镇子还好说,再不下雨,扬州城其他地方百姓怕种不出庄稼了。”

她回头看着余生,“实在不行,唯有求雨了。”

余生不解,求雨就求呗,看我干啥,我又不能下雨。

清姨眉头舒展开来,不再把干旱放在心上。

田野的尽头是竹林。

余生见竹林随着山势逐步攀升,一直上到最高处把后面山林遮住。

只是有鸟起起落落,让人知道山间不太平。

清姨把房间收拾整齐,也坐在余生身旁美人靠上。

她长发扎成的马尾在干活时有些散了,双手收拾时又是手忙脚乱很不整齐。

“我来。”余生握住她的青丝,把金带抢过来帮着她把头发束起来。

“笨手笨脚的,真不知你来客栈时的珠冠用了多长时间才整好。”余生说。

清姨牙咬红唇,忍住教训他的心,“来时是下人收拾的。”

“呦,看来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余生忽然找回了自尊。

余生手上把金带缠上去,“你和我娘是怎么认识的?”

他已知她们不是亲姐妹了。

“就那么认识的。”

“那么是怎么?”

“啪”,马尾甩在余生脸上。

“就是那么认识的。”清姨瞪着他,目光之中有杀气!

余生觉着自尊又飞走了。

对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的评论
去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的路线
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口碑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看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